首页 中印尼关系 今日中国 印尼传真 领事服务 文化教育与科技 经贸信息 走进印尼 使馆信息
 
首页 > 专题报道 > 钓鱼岛问题
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就钓鱼岛问题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答问实录
2012/10/28

  2012年10月26日,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就钓鱼岛问题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答问实录如下:

  张志军:最近一段时间,各位媒体朋友们都在关注钓鱼岛问题,也有很多媒体提出采访我,我非常高兴有机会与记者朋友们就钓鱼岛问题进行交流。

  首先,我想简要地向大家介绍一下钓鱼岛问题的情况。简要地说,钓鱼岛原本不是问题,也不存在什么主权争议,是由于1895年日本非法窃取和霸占钓鱼岛,才出现了问题,形成了争议。无论从历史、法理等角度看,钓鱼岛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从历史上看,中国人最早发现了钓鱼岛并命名,从明朝到近代的五百年间中国一直对钓鱼岛行使着主权。从法理上看,《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明确规定,钓鱼岛等岛屿应随台湾一起归还中国,因为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有明确规定,日本必须将所窃取于中国的领土归还中国,所以从法理角度上说钓鱼岛已经回归中国。1971年美国却将被非法托管的钓鱼岛所谓的“施政权”私相授受给日本,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指出此举“非法”,“这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

  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时,双方就将“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谅解和共识。这次日本政府不顾中方坚决反对,宣布“购买”钓鱼岛,严重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给中日关系带来了邦交正常化40年来最严重的冲击,国际社会对此广泛关注。

  问:中方如何看待日本政府“购岛”?中方对日本政府“购岛”的反应是否过激?

  答:刚才我已经从多个角度对中国对钓鱼岛拥有主权做了说明。日本没有权利拿中国的领土来进行任何形式的买卖,钓鱼岛的寸土滴水、一草一木都不容交易,不管日方以什么形式“购岛”,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

  这次“购岛”闹剧是日本右翼势力蓄意挑起的,日本政府对这股势力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破坏中日关系的行径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亲自出面“购岛”。右翼想做的事情、想要达到的目标,最终由日本政府一手实现了。日方说日本政府“购岛”比右翼“购岛”好,让中国在其中作出选择,就好比让中方在两剂毒药中选择一剂,中方绝不接受这种荒谬逻辑,绝不接受任何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选项。中方的唯一选项就是采取坚决措施捍卫自己的领土主权。

  对于日方非法“购岛”计划,中方从一开始就表明了坚决反对的立场。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胡锦涛主席与野田首相交谈时严肃指出,近来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面临严峻局面,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方坚决反对。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日方必须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不要作出任何错误的决定。日方应该知道这番话的分量。

  我本人也多次向日本外务省负责人提出警告,指出如果日方执意“购岛”,中国民众的激愤势必向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我还特别地多次地指出,日方“购岛”对中日关系的杀伤力将不亚于“原子弹”。所以当日方提出“购岛”计划后,即便在日本国内也有许多政治家和有识之士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记得今年6月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购岛”问题将对中日关系带来重大危机。我丝毫不怀疑,丹羽作为日本的驻华大使,是日本国家利益的忠实代表者,但是我认为他只不过说了一句实话,结果却遭到了日本国内的种种指责。

  后来局势怎么发展,大家都知道。日本政府对中方的警告置若罔闻,一意孤行,迈出了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升级步骤,激起了中国两岸四地和海内外十几亿中华儿女的强烈愤慨。中国政府采取一系列坚决有力反制措施捍卫国家领土主权,这是完全正当的,是任何一个负责任政府都必须做的。日本国内有人说,中方做出的反应是不是“过激”了,如果说中方采取的措施超出了日本的预料的话,只能说明日方错判了形势,低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意志和决心。

  问:最近您与日本外务省之间磋商的内容是什么?气氛如何?有没有进展?中方要求日方回到对话轨道,这是不是中方希望日本做出的努力?

  答:中日之间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和形式就钓鱼岛问题保持着接触和磋商。双方已于9月25日在北京启动两国副外长钓鱼岛问题磋商。中方是由我负责,日方是常务副外长河相周夫负责。日前两国外交部亚洲司长在东京就钓鱼岛争端交换意见,目的是为两国副外长新一轮磋商做准备。有关消息外交部已经发布。中方在与日方的各层次接触磋商中,均严肃、全面地阐明了中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严正立场和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坚定意志,敦促日方承认错误,改弦更张,为妥善处理当前问题作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涉及到两国外交部门的磋商和接触需要双方商定。我认为,磋商的重要性不在于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以何种方式进行,而在于日方必须要认清形势,放弃幻想,正视现实,以实际行动纠正错误,这样才有助于两国关系重返正常的发展轨道。

  问:中国为什么不接受日本政府的“购岛”举动?

  答:我知道你问的意思,就是为什么日方说,由政府出面“购岛”对两国关系带来的影响会比由石原“购岛”带来影响要小,而中国不接受?我给你打一个比方,如果你有一对儿女,强盗想抢走你的孩子向你提出你是放弃你的儿子还是放弃你的女儿?我们都知道,无论儿子还是女儿都是祖国母亲身上不可割舍的骨肉。中国还有一句话,我想外国也有同样的表达方式,就是两害相权其轻。我想日方就是打着这样的算盘,从日方的角度来把两害的选择让中国挑选。但日方须知,对领土主权的伤害无论大小,中方都不会接受,都会坚决反对。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日方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我们倒要看最终会误了谁的性命。

  问:日方不承认中日围绕钓鱼岛问题存在共识,中方对此如何看待?

  答: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和1978年两国缔结和平友好条约谈判中,两国的老一辈领导人都认识到,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存在争议,立场差异巨大,所以当时为避免钓鱼岛问题影响两国复交和缔约的大局,双方决定暂时不涉及这个问题,就“把钓鱼岛的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谅解和共识,为中日关系的重建和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这些历史事实,都是有案可查的。最近不少日方当年的当事人也证实了这一点。从两国近四十年的发展情况来看,上述的这一谅解和共识为两国关系的巨大发展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近年来,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立场严重倒退,不断对钓鱼岛采取单方面侵权行动,挑起事端,如“命名”、“测量”、“钓鱼”、“登岛”等,最后由政府出面“购岛”,以强化所谓的日方“实际控制”。日方非法“购岛”彻底抛弃了双方达成的共识,使钓鱼岛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日方必须认清这一点。

  问:如日方不愿抬腿走人,也不放弃其主张,中方与日方磋商的目标是什么?日方应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能使局势降温?

  答:我刚才已经特别提到了,日方非法“购岛”,彻底抛弃了老一辈领导人就钓鱼岛争端达成的谅解与共识,钓鱼岛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双方现在磋商与对话,从中方来说,是要继续表明我们对钓鱼岛问题的严正立场和严肃态度,表明中国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问题上的坚定意志。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必须要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对自己的错误行为作出深刻的反省,并以实际行动来改正错误。不要再抱有任何霸占钓鱼岛的幻想。只有如此,才能够使两国关系重返正常的轨道。

  问:中国是否已经做好中日军事冲突的准备?请介绍一下有关的准备及可能采取的外交立场。

  答:中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侵略扩张不是中国的政策,也不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对于国际争端,中方历来通过对话谈判和平解决。中国不会去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中国愿同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国家友好相处,但是我们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也就是在涉及国家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我们绝对不会退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第一条是“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

  在钓鱼岛问题上,我们是希望通过谈判对话妥善解决有关问题。我们不希望看到局势失控,但这不取决于中方。

  问:中国政府认为钓鱼岛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吗?中国过去主张“搁置争议”,现在对钓鱼岛的具体政策、措施有何变化?

  答: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去年9月发表了《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就中国的核心利益作出明确的界定,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府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

  在钓鱼岛问题上,我要强调的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决定和意志是坚定不移的。对此,不要怀疑,更不要去试探。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也是明确的,也就是中国对钓鱼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钓鱼岛问题的产生,是因为1895年日本从中国窃取,而且仍然在钓鱼岛属于谁的问题上坚持错误立场。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是各有主张,双方的立场是不同的,这就形成了争议。双方接触也好,磋商也好,应承认这一基本事实。

  问:日方最近在国际上渲染中国民众在游行中的暴力行为,对此您怎么看?

  答: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是严重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激起了全中国人民海内外儿女的强烈反应,不少民众以自发的方式举行大规模抗议日本非法“购岛”的游行示威活动。这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来前所未有的。日方的眼睛不应该盯在那些在很特殊条件下发生的极个别违法行为,而是应该认真反思为什么会激起中国人民如此强烈的义愤,从中吸取教训,深刻反思,向中国人民作出负责任的交代。

  对于即便在很特殊的条件下发生的极个别违法行为,中国政府及时依法对相关事件及肇事人作出了妥善处理。中方将继续认真履行相关国际法和中国法律,保障外国驻华机构和人员安全。同时,日本国内接连发生了针对中国驻日使领馆、机构、人员的暴力和恐怖主义行为,有人向驻日使馆邮寄子弹,有人向中国使领馆投掷燃烧物。我们要求日方切实采取措施,确保中方机构和人员的安全。

  问:近期有消息称,日美将在相关海域进行军事演习,您对此怎么看?

  答:中方密切关注日方在钓鱼岛海域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下一步中国将视情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如果日方一意孤行,错上加错,继续在钓鱼岛问题上制造事端,挑战中国,中方也必将采取有力的措施坚决应对。在这方面中国不缺应对措施。需要指出的是,今天的亚洲已经不是117年前的亚洲,今天的中国更不是1895年的中国,不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和1937年“七七事变”时的中国。中国政府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外来威胁和压力都丝毫不能动摇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意志。

  问:“购岛”问题始作俑者石原慎太郎宣布辞去东京都知事,建立新党,您认为这对处理中日钓鱼岛问题带来什么影响?从石原挑起“购岛”事端,反映了日本政治什么样的走向?

  答:此次日本右翼势力挑起“购岛”闹剧,日本政府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刻意迎合利用,其背景正是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政治右倾化。在日本国内,近年来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强征“慰安妇”、否认“村山谈话”[1]和“河野谈话”[2]以及鼓吹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扩军备战、废除和平宪法的言论层出不穷。面对这种危险的政治倾向,日本政府是什么态度?是制止还是迎合?不仅中国,亚洲和国际社会都在密切关注。因为这种危险的政治倾向在历史上曾经将亚洲拖入巨大的灾难。如果不予以制止,反而出于国内政治需要,加以利用、迎合和纵容,将进一步助长其气焰,使得日本在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样发展下去,历史悲剧重演不是没有可能,这不仅会把亚洲甚至世界拖入灾难,最终也将祸害日本自身。

  最近日本领导人访问了德国,促使我对上述危险倾向深层次原因作了些思考。我们可以把日本和德国对战争罪行的态度作一比较。德国法西斯发动侵略战争,把欧洲拖入深重灾难,战后德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和解进程一度也十分困难。但德国对战争期间德国法西斯所犯的罪行是不断地在加深反省,做了不少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我认为有重要意义。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期间,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对德国法西斯给波兰等欧洲国家人民带来的苦难表示忏悔。我认为这是真诚的、深深的忏悔。他跪下了,但德意志民族由此站了起来,得到了欧洲受害国众多民众的宽恕,也为德国同其他国家的和解铺平了道路。德国前些年甚至把大屠杀纪念碑建在了首都柏林的中心地带,时时提醒人民不要忘记那段苦难的历史。今天在德国等欧洲国家宣扬法西斯的言行和标志等都是不被容许的,会遭到一致谴责,甚至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反过来再看看日本,至今日本国内对那场它发动的侵略战争性质的认识始终是遮遮掩掩,一些政治人物仍然趾高气扬、毫无负罪感和羞辱感走进有14位双手沾满亚洲人民鲜血的甲级罪犯灵位的靖国神社进行参拜,丝毫不顾忌亚洲受害国人民的感情。日本这样做,怎么能获得亚洲人民的宽恕,邻国对日本又怎能放心?如果日本不能直面历史,深刻反省,痛改前非,即便经济上再发达,在道义上、精神上也永远站不起来。

  最近,我读到日本共同社前资深记者松尾文夫去年在《日本公论》的月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日本偿还历史旧债才有未来”。他在文中写道,进入2011年的日本,在对俄、对华、对朝鲜半岛,乃至对美外交中,无不呈现出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当今日本与周边各国之间的各种外交课题,都是因为日本自身没有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作出明智的了结就陶醉于经济大国的现实之中。不仅是中俄,韩国和朝鲜都在追偿日本的历史欠债。尽管已经过去60多年,但对于日本并未彻底清算的这段历史,人们是无法忘怀的。对此,日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如今到了该偿还旧债的时候了,必须从这种角度出发,在冷静反思自身的基础上来寻求改善外交关系的突破口。

  我不认识这位记者,但是我认为他的观点很有道理。所谓偿还历史旧债,其中最起码要做到的是将日本在侵略扩张战争中非法窃取的他国领土归还给原来的主人,不要旧债未偿又添新债。现在日本到了应该真正深刻反思自己所作所为的时候了。

  在吹风会结束时,张志军强调,中国一贯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睦邻友好政策,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并将为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发展发挥更大的积极作用。但如果有人在领土主权问题上挑战中方的底线,我们没有退路,必须做出强有力的反应,为走稳和平发展道路排除干扰和障碍。

  注:

  [1] “村山谈话”:1995年8月15日日本二战战败50周年之际,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就历史问题发表正式谈话,就日本二战期间殖民统治和侵略历史向亚洲各国和国际社会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此后,“村山谈话”作为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正式立场,一直被历届内阁所遵循。

  [2] “河野谈话”:1993年8月4日,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就“慰安妇”问题发表谈话,承认日本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史实,表示反省道歉。

推荐给朋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