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印尼关系 今日中国 印尼传真 领事服务 文化教育与科技 经贸信息 走进印尼 使馆信息
 
首页 > 走进印尼 > 印尼旅游
布鲁墨火山行
2011/09/05

  印尼多岛屿,向来以“万岛之国”著称于世;印尼也多火山,素有“灯火走廊”之名。全印尼有火山829座,其中活火山就有100多座。我曾慕名探访过著名的布鲁墨火山。

  当日清晨,我与当地朋友驱车前往泗水东南方120公里的布鲁墨火山。由于千百年的地壳运动,造成了印尼地貌的一个独特之处:许多沿海山脉与平原的海拔落差相当大,往往十几公里内一下子就差2000至3000米,给人以突兀之感。我们沿海跑了一个多小时后,汽车便向右拐开始爬山。山间小路在崇山峻岭中蜿蜒攀升,错落有致的民宅、郁郁葱葱的热带植物、青的芒果、黄的香蕉、绿的稻田、扶犁驱牛耕作的农人、半裸上身忙碌家务的妇人以及在树荫下嬉戏的村童,像一幅幅恬静淡雅的热带田园风光图,在眼前悠悠闪过。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的车子爬上了2000多米的高山,这里景色依然,只是多了不少松柏之类的抗寒植物。我们在离火山十多公里的半山腰换乘当地大马力的吉普,又经过十多分钟的颠簸才抵达目的地。

  布鲁墨火山海拔2329米,像是一口硕大无朋的“火锅”嵌在大地上,中间又有两口反差极大的“小火锅”,一座是死火山,满山青翠;另一座是至今依然活动频繁的活火山,光秃秃的让人害怕。据当地人讲,布鲁墨火山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地下活动”,最近的一次大爆发是在1975年。听当地村民讲,当时的布鲁墨好像一个魔鬼,从傍晚就发出低沉可怕的怒吼,凌晨开始总爆发,只见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大团大团火红的岩浆从地心挤出来,汇成一条条燃烧着的河流从山顶倾泻下来,不时有岩浆被抛向空中,好似凌空绽开的礼花。村民们携家带口没命地往山下跑,岩浆流过之处万物俱焚……那次爆发给当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巨大的损失,隆隆的巨响从泗水都可以听到,遮天蔽日的火山灰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当地人至今一谈起此事还心有余悸。

  从“大锅”锅沿要骑马下山,穿过一片约两公里长的“火山沙漠”(火山灰的堆积层),抵达“小锅”山脚,还要攀登200多级石阶,才能最后看到布鲁墨火山的真面目。“小锅”山高和山底部的直径分别约300米,从“锅沿”到“锅底”约200米,布鲁墨火山周围是蓝天白云,而火山正中上空却是粗大的烟柱与很低的大片乌云相连,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当我们爬上山顶、大口大口喘气之时,游客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我们也急忙扑向火山口边的护栏。原来一阵大风过后,布鲁墨终于撩起了她那神秘的面纱:陡峭的火山口内壁阴森可怕,滚滚的白色浓烟从底部一条大裂缝中大团地喷出,隐约还能看见裂缝深处燃烧着黄色的火苗。方向不定的强山风里裹夹着刺鼻的硫磺味,让人在摇晃中喘不过气来。不知是高处不胜寒,还是心虚胆怯,几名来自台湾的少女颤抖着抱成一团……

  一阵紧似一阵的雨点把游兴未尽的人们统统赶回车里,然后又把不情愿的布鲁墨锁回烟雾之中。

  下山的路上,我才惊奇地发现,火山周围几十公里的土地是那么的黑,那么的肥沃。同样令我惊讶的是,居然在这么偏僻的高山村落,看到了我在印尼所看到的面积最大、伺弄得最好的蔬菜种植地:无论是在平地、路旁、沟边,还是在陡峭的山坡,到处焕发出绿色的勃勃生机,大葱、元白菜、土豆、西红柿……在油黑土地映衬下显得格外鲜翠欲滴。在田间干活的村民们,不时挥动着手臂或手中的农具,回答游人们的问候。从那些古铜肤色、皱纹极深的笑脸中,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了生命力的伟大和顽强。

  当晚,我们下榻于半山腰中的一家旅游饭店,也是我到印尼两年来第一次盖毛毯(因为印尼一年四季炎热,晚上睡觉一条毛巾被都有点多余)。也许是兴奋点没有回落,惬意温暖中的我却辗转难眠……

  (经济日报记者 李国章)

推荐给朋友
  打印